Skip to main content
Article thumbnail
Location of Repository

魏晉南北朝書牘研究

By 徐月芳

Abstract

[[abstract]]先秦為書牘的萌芽期,梁‧劉勰《文心雕龍卷五‧書記第二十五》曰:「三代政暇,文翰頗疎。春秋聘繁,書介彌盛。」 黃金貴《古代文化詞義集類辨考》曰:「 簡牘,在紙發明和普遍使用之前,是主要的早于縑帛的書寫材料之一。 ……1978年間湖北隨縣曾侯乙墓出土的200餘枚竹簡,屬于公元前五世紀戰國時的遺物,是今時代最早者。」 秦、漢為書牘的發展期,黃金貴《古代文化詞義集類辨考》曰:「東漢起,紙逐漸取代簡牘成為文字的主要載體,至公元四世紀,簡牘基本絕迹。今觀出土漢簡,一般長23厘米、寬1厘米、厚0.2-0.3厘米,即漢尺一尺長、五分寬、一分厚。一簡上所寫不到五十字。此用于一般文書。後世稱書信為『尺牘 』, 蓋源于此。」 漢初「書牘」文體漸為抒發個人心聲的工具,如鄒陽的〈獄中上梁王書〉、枚乘的〈上書諫梁王〉、楊惲的〈報孫會宗書〉,司馬遷的〈報任安書〉,都是抒發個人心聲名作。 魏晉南北朝為書牘的成熟期,魏晉時期,書牘漸漸涉及個人志向和性情,自然與真情之流露已躍然紙上,在內容和形式方面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達到空前的繁盛。當時文人似乎特別喜愛書牘這一特殊文學形式,也可以說書牘寫作已經形成一種文學樣式。如魏‧曹丕〈與吳質書〉曰:「孔璋(陳琳)章表殊健 ……元瑜(阮瑀)書記翩翩。」曹丕〈與吳質書〉既對建安諸子的文學成就有所評價,且對建安文人的生活、思想、為人處世寫得形神畢肖。曹植的〈與楊德祖書〉就是專門談論文藝的書牘,孔融致曹操的〈論盛孝章書〉亦是名作。魏末嵇康的〈與山巨源絕交書〉,就能從信中窺見嵇康那狂放不羈的個性。東晉‧劉琨〈答盧諶書〉亦顯示出憂國憂民之心、陶淵明的〈與子儼等疏〉且表露出恬靜情懷,都很有感染力,此時王羲之的書牘更兼文章和書法二美。 南朝劉宋初年,老、莊思想已漸消退,文人對自然的欣賞,也更趨於客觀而深刻,於是山水文學勃興,書牘亦有描寫山水風情之作。如劉宋‧鮑照〈登大雷岸與妹書〉寫景神彩飛動又不露斧鑿。梁‧吳均〈與宋元思書〉、〈與顧章書〉、〈與施從事書〉格調清新而素雅,篇幅雖小,筆法卻靈活多變,令人讀之恍若身臨其境。梁‧陶弘景〈答謝中書書〉以清麗的語言,描繪幽靜秀麗的山水,山水文學到了南朝時期,成為獨立的文學類別。 六朝時駢儷文盛行,它的特色就是講求對偶、對仗工整、講求平仄、音韻鏗鏘、多用典故、辭藻富麗、文采斐然,即《昭明文選》所謂的義歸乎翰藻。清‧孫德謙的《六朝麗指》中,將六朝駢文分為:永明體、宮體、徐庾體、吳均體四體。 永明體是指南朝齊武帝‧永明年間,沈約、謝朓、王融等,用聲律說寫詩文,稱為「永明體」,如南齊‧陸厥〈與沈約書〉、梁‧沈約〈答陸厥問聲韻書〉都是當時討論聲律的書牘。宮體駢文,是指梁簡文帝及其侍臣徐摛、庾肩吾等人,描寫宮廷女子的輕豔駢文,辭藻豔發,傷於輕靡,時號「宮體」。「徐庾體」,便是徐陵、庾信等人描寫女性的感情、刻畫女性的容止、形態為主的作品,也稱新宮體。「吳均體」是以山水清音為主的駢文,如梁‧吳均〈與宋元思書〉。還有梁‧丘遲〈與陳伯之書〉,它是駢文中之雋品,書中責之以義、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誘之以利、威之以勢,使悍將幡然來歸,雖是一封勸降書牘,卻寫出了「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群鶯亂飛」千古流傳的清詞麗句。此時書牘亦以駢文敘寫,成為一種文學成就很高的書牘文體,使這塊園地更添了新的魅力。 北朝文章「舍文尚質」是其本色,文士中最負盛名者,如北齊祖鴻勳〈與陽休之書〉,為文清剛質實,但隨著南方文士的滯留北方,「南方輕綺之文,漸為北人所崇尚。」 如北周‧李昶〈答徐陵書〉。 書牘是一種應用性文體,多記事陳情,文體從先秦的萌芽期,經過秦、漢的成長期,到魏晉南北朝的茁壯期,由先秦時的實用性,到漢初成為抒發個人心聲的工具,逐漸過渡到實用性與文學性並行,甚至漸漸以文學性取代實用性,它可為一篇抒情文,也可論說文,其實用性和審美性結合得十分完美,在我國魏晉南北朝時期開拓了書牘文學的地位。筆者因感於此時期書牘應用已成規模且成就不凡,且在文學史上不乏膾炙人口的名篇,如魏‧曹丕〈與吳質書〉明朗清麗,魏‧曹植〈與楊德祖書〉文筆豪俊、〈與吳季重書〉風流雄放,魏‧嵇康〈與山巨源絕交書〉辭鋒峻切,劉宋‧鮑照〈登大雷岸與妹書〉繪景瑰麗,梁‧丘遲〈與陳伯之書〉理切辭婉,均屬魏晉南北朝時期書牘不朽之作。它誘人的內涵令人為之嚮往,所以筆者下定決心,開始試探這塊園地,選擇了魏晉南北朝這一時代的書牘作研究。 中國文學史上,最早對書牘作出評論的是曹丕《典論‧論文》曰:「琳、瑀之章表書記,今之俊也。……夫文,本同而末異,蓋奏議宜雅,書論宜理。」此為第一次確定書牘文學的地位。而劉勰《文心雕龍‧書記》曰:「詳總書體,本在盡言,所以散鬱陶,託風采,故宜條暢以任氣,優柔以懌懷,文明從容,亦心聲之獻酬也。」劉勰對書牘較曹丕重「理」的觀點,更進一步注意情感與風采,已開始從文學特質上去衡量書牘。 本論文以魏晉南北朝時期的書牘寫作背景與內涵做為分析、論述及探討。共分為九章,每章下分數節。 第一章 緒 論 界定研究範圍為魏晉南北朝的書牘,說明研究動機、研究目的與研究方法,分別從文風、前人寫作背景、受信對象及思想切入,再以所搜集範疇內的書牘做分析與探討。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書牘為前人用以敘懷、論理、寫景……之作,閱讀先人、前輩有關書牘之評論後,令筆者極為神往,引發筆者無限興趣,尤其書牘中論理精闢,引經據典,詞采雋永,情義兼顧,更令人為之傾服。希望藉此研究,發掘書牘中的精義。 第二節 研究範圍與方法 筆者才識有限,想研究如此浩瀚的書牘文學領域,實能力所不逮,有無限之惶恐。但書牘為應用文之首,其實用性、文學價值與其他文學並無軒輊,千年來人們無日不與書牘為伍,看來似家常之作,但要做到文采並茂,蘊含個人思想於無形,又能讀後回味齒香,哪是件容易之事!故只擬定研究範圍以魏晉南北朝為限,除蒐集之資料外,並將此期書牘及相關文獻資料,分別整理、分析歸類,務期能理出此期間書牘內涵及其價值。 第二章 魏晉南北朝文風之時代背景 綜觀魏晉南北朝時代文風多趨向於抒情、論理及寫景,認為文學不必再為政治服務,也是文學創作的開始,在我國文學發展中,倡巧構形似之言,期在對事物之描寫,能密附其情意,亦可為文學創作之轉捩點。 第一節 建安文風 東漢獻帝‧建安以來,文學創作已跳離儒家經典的束縛,文人的個性得到自由舒展的空間,使文學呈現豐富生動的內容,因此才使得鄴下文風盛極一時。 第二節 正始文風 魏齊王‧正始時期,政爭不斷,殺戮不絕,宗室又擅權,起用一批好《老》、《莊》、《易》之士,崇尚無為,以追求玄遠自然,神思超絕為人生目標,使文風趨向避世自保的態度。因此文多崇尚自然絕棄流俗的情調。 第三節 晉代文風 此時期社會安定,文人諸多研究文學創作問題,沿襲建安以前軌跡,創造另一個文學盛況。西晉時期作家多重技巧,注意詞華,道家自然觀念融入文中更蔚為風潮。 西晉亡後,東晉文人警覺清談誤國,因此有些文人摒棄《老》、《莊》思想,為文感傷國破家亡。如劉琨〈答盧諶書〉。 第四節 南北朝文風 南朝文風盛行書寫個人日常生活感受之情趣及山水之美,吟詠情性及山水審美成為文學的主要題材,此時期文學創作已相當獨立自由。北朝受鮮卑外族統治,鮮卑並無文化,北朝文風受南朝文人羈留北朝者的影響。 第三章 魏晉南北朝書牘分類 書牘種類繁多,筆者分為抒情類、論說類、敘事類及寫景類四類,俾有利於了解其內涵。 第一節 抒情類 凡與人感情有關的都可歸納抒情類,它包含了感慕、懇摯、惋傷、恬淡、惻艷、牢騷、抒懷及其他。抒情類因係個人情感的表達,寫來真情流露。 第二節 論說類 論說類書牘多著墨於說理,彰顯自己見解,故引經據典是最大特色,或以自己經歷,或以歷史殷鑒,剖析前因,預測後果,無論論學、論文、論經、論字、論政、論兵或辯駁,見解清新,立論有據,娓娓道來,無不令人懾服。 第三節 敘事類 敘事用於闡明事理,亦多引用經典,以彰顯事體。或為薦揚、辭謝、祈請,或為致謝、稱頌、責讓,或為絕交、陳述,或為誡訓、諷勸及規戒,都緊扣著情、理、義、利以說服對方,使人有感同身受不能婉拒之感染力。 第四節 寫景類 構思慎密,用詞俊秀,描繪景物如縮萬里江山於尺幅畫之中,讀之宛如親歷其中,寓言寄情兩相宜。 第四章 魏晉南北朝書牘中的儒學思想 魏晉南北朝時代,戰亂頻仍,門閥世族掌握了朝廷與地方大權,儒學思想有助於鞏固世襲門第及倫常制度,使儒學成為門第持重守身、治家、經世的重要思想,文人以此教育子弟,也以此訓誡子弟,在書牘中處處可見。 第一節 論治學 生命的意義是留名後世,富貴榮寵如雲煙。故談治學,都以努力治學,勤奮著書,過著鄉野恬淡生活是他們的生活目標。 第二節 論修養 儒家思想之言忠信、行篤敬、慎思與明辨成為最高的行為德目。書牘中談及修身,都強調恪遵德目以教誨子弟。 第三節 論齊家 世族門閥為鞏固權力,壯大家族亦成為重要課題,故寫給子女書牘中,常強調兄弟同居,和諧共處為齊家之本。當時有「七世同財,家人無怨色」的範例。文人教育子女莫不仿效,強調齊家的重要,同時在書牘中表露了愛家、愛子之真情。 第四節 論經世 由於當時政局紊亂,強雄割據,殺戮頻生,部分文人歷經國破家亡,親人凋殘的苦痛經歷後,於書牘中除談論修身、齊家,也談經世治國之論,強調立志扶危定亂,以存社稷,鼓勵「學而優則仕」之思想也在當時文人心中發酵。 第五章 魏晉南北朝書牘中的玄學思想 玄學思想是當時的新哲學,為「人的覺醒」哲學,大多肯定儒家但以道家思想改造儒家,尊重個體人格,肯定人的情感價值,同時也肯定自然人性。 第一節 論自然 自然有兩樣,一曰自然物,以「天地」概言之,二曰自然本性,即本色、本性,以「素」、「樸」代言之。自然論者常以率真、曠達、脫俗為人格特徵,以「自然」傲視禮俗,掙脫儒教禮法約束。 第二節 論虛無 虛無論為意識形態領域所產生之「人之覺醒」新思潮,崇尚《老子》、《 莊子》及《周易》。以為一切應順應自然的變化,不求有所作為,故曰「貴無」。 第三節 論神思 神思就是遊心於玄冥,馳神運思,故神思論者以冥想跨越時空,馳騁古今,當神思之來,就會萬途竟萌。所謂「眉睫之前,卷舒風雲之色,其思理之致乎!」就是此意。 第四節 論言意 所謂「言」,指語言文字,「意」指思想概念。筆者以「言不盡意」及「 言盡意」兩論分述。 第六章 魏晉南北朝書牘中的文學思想 明‧張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敘》曰:「兩京風雅,光並日月,一字獲留,壽且億萬。」正道盡了文學創作的價值。 第一節 論本體 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對魏晉南北朝文人有非常深遠之影響,因此,著述不朽成為本體之基調,故當時文人都盡力想發揮自己文才,不能立德,寄望能立言,使名垂千古,曹丕〈與王朗書〉云:「死惟一棺之土,惟立德揚名,可以不朽,其次莫如箸篇籍。」正是本體論之寫照。 第二節 論文體 魏晉南北朝之書牘,以散文為主要形式,或有以騈文為之,曹氏父子得勢時,有名作家都被網羅到鄴下,與文人結伴而遊,每至觴酌流行,絲竹並奏,酒酣耳熱,就會仰而賦詩,文人無不受其影響。曹氏父子是漢末重振貴遊文學關鍵人物,也是造成魏晉文體變遷的引導者,故有梁‧劉勰《文心雕龍‧通變》曰:「楚、漢侈而豔,魏晉淺而綺,宋初訛而新」的論述。 第三節 論創作 當時文人認為好文章應文質並重,又有人認為只要乘性為書就會是好文章,但又有人認為,要想成就好文章,應勤加修改潤飾,也有人認為崇尚自然,能將自然觀點引入文章就是好文章。 第四節 論文評 文章好壞可以受大家公評,但批評者必須具有一定水準,但有文人以為批評易流於主觀之蔽,只要知音,就能知實。有人認為,由於才性不同,作品自然不同,文勢也有差異,若批評者強求一致,則有失偏頗,應兼備統一性與個別性,才是公平之評論。 第五節 論鑑賞 情感為文學本質,只要文辭盡情,就是好文章,他們以「情感」作為鑑賞文學作品的標準。認為無情感的文章則流於空洞,是拙劣作品。 第七章 魏晉南北朝書牘中的美學思想 魏晉南北朝美學以超逸的神貌標幟於我國美學史,也是承先啟後的轉捩點,當時文學作品非常講究語言形態、色澤和聲律、音節之美,他們對雕章琢句之學津津樂道,書牘中不難窺視一斑。 第一節 形式結構 書牘結構大致可分三部分:首為前文:稱謂、提稱語、開端應酬語,即先通姓名,熟人可直接敘寒暄語,次為正文:書牘主體,陳述寫信主旨。末為後文:結尾應酬語、署名敬禮、月日。 第二節 對偶精工 用詞由散體趨向駢體,句形由單體趨向偶體,由約束較少趨向律體,奇偶相生,互相獨立、配合。 第三節 聲韻和諧 魏晉南北朝是詩歌和散文並舉的時代,詩歌逐步律化,是藝術形成的一種進步,散文逐漸騈儷化,是藝術形式上的一種進步。駢文使我們語言整齊勻稱,四聲分明、音調和諧。當時書牘也恰當地應用騈偶,以加強作品的對稱美,注意音律和諧,詞藻富麗,以增強語言聲色之美。 第四節 典故繁富 用典為一種特殊比喻,適當運用,能增加作品的表現能力,充實作品內容,運用於修辭,給人典雅的感覺,含蓄的效果,產生豐富的聯想。故當時文人書牘中,無論論理、敘事,無不喜歡用典。 第五節 詞藻華麗 詞藻華麗之唯美學,是文學進化的自然結果,許多書牘作品,常兼以散句,雜以對偶,講究修辭,務求詞藻典麗華美,音節和諧自然。 第八章 魏晉南北朝書牘的評價及影響 書牘歷經千百年至今而不墜,筆者且從歷代文人對其評價,證其價值,及探討書牘,對後代發生的影響。 第九章 結 論 書牘最可貴在於發自內心的「情意真摯」, 此真摯包涵了真情、真意、真豪氣及真感受,它是別的體裁很難達到的程度,故書牘於古代文學領域之中,實佔相當重要之席位,其價值誠不可忽視

Topics: 魏, 晉, 南北朝, 書牘, 書信
Year: 2009
OAI identifier: oai:http://ir.lib.pccu.edu.tw/:987654321/1581
Download PDF:
Sorry, we are unable to provide the full text but you may find it at the following location(s):
  • http://ir.lib.pccu.edu.tw//han... (external link)
  • http://ir.lib.pccu.edu.tw/bits... (external link)
  • http://ir.lib.pccu.edu.tw/bits... (external link)
  • http://ir.lib.pccu.edu.tw/bits... (external link)
  • http://ir.lib.pccu.edu.tw/bits... (external link)
  • http://ir.lib.pccu.edu.tw/bits... (external link)
  • http://ir.lib.pccu.edu.tw/bits... (external link)
  • http://ir.lib.pccu.edu.tw/bits... (external link)
  • http://ir.lib.pccu.edu.tw/bits... (external link)
  • http://ir.lib.pccu.edu.tw/bits... (external link)
  • http://ir.lib.pccu.edu.tw/bits... (external link)
  • http://ir.lib.pccu.edu.tw/bits... (external link)
  • http://ir.lib.pccu.edu.tw/bits... (external link)
  • http://ir.lib.pccu.edu.tw/bits... (external link)
  • http://ir.lib.pccu.edu.tw/bits... (external link)
  • http://ir.lib.pccu.edu.tw/bits... (external link)
  • http://ir.lib.pccu.edu.tw/bits... (external link)
  • Suggested articles


    To submit an update or takedown request for this paper, please submit an Update/Correction/Removal Requ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