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thumbnail
Location of Repository

明代寓言散文研究──以《四庫全書》為範圍

By 方學文

Abstract

[[abstract]]近三十年來,兩岸學者開始統整並嘗試建構中國寓言文學史。陳蒲清開風氣之先,中國寓言之發展脈絡從而為學界所共知。先秦隨諸子競起、百家爭鳴,寓言進入第一個黃金時期。魏晉六朝寓言一方面吸取筆記小說元素,融合笑話成分;另方面也翻譯傳播佛經寓言,呈現明顯的過度色彩。唐宋時期,伴隨古文運動的興起與發展,寓言文學不僅形式上涵括眾體,更具備豐富多元之內涵。元代寓言因劉基、宋濂二人而益顯重要;明清寓言則向來學者認為以「詼諧寓言」為創作主流。然而,有明一代之寓言散文是否承繼前代有所發展?除詼諧寓言外,是否有其餘作品尚未為學者所發現或注意?此為筆者初涉明代寓言之重要疑問。 本論文以清代文淵閣《四庫全書》之「集部」作為研究範圍,爬梳後發現:承繼歷代寓言之發展,明代寓言散文無論體裁、題材與書寫內涵均有其書寫根源。然而,伴隨著明代獨特之政治情勢與社會經濟,明代寓言散文亦有其獨特面貌。筆者蒐集明代寓言散文作家計六十二人,作品共有一百二十二篇。明代寓言作品之內涵與體裁受時代政風影響最大。明初寓言以社會勸戒為主,或期許讀書人能學以致用,或提醒庶人勿為利而忘德。體裁方面,戒體散文幾乎全於此時期創作而成。明英宗至武宗時期,宦官掌權亂政,外族進逼威脅,作品轉為針砭國政:人君當勤於治國、親賢遠小;官員當視民如子、為國效力。體裁則論體寓言全出於此期。世宗至神宗萬曆十年政治愈加混亂,社會更為黑暗,自訴遭遇之作品出現,寓言散文已由治國之斧鉞刀鍼,轉為個人遭遇之寄託、遇禍求援之工具。明末社會更顯動亂,則寓言散文竟因而沒落,不復見優秀作品。 就體裁而言,明代寓言散文可分為論、說、戒、喻、記、傳、擬人傳、對、答、解、書、序等十二體。大體而言,明代以承繼為主,並未新創體類,然重要體類作品數量卻凌駕前代。論說類寓言為明代創作主流,說體先敘後議,雜說更趨多元。戒體以動物故事為主,形式自有發展。喻體先敘後議、篇幅拉長,而胡直〈醫喻八首〉體例前所未有。論體向說體靠攏,稍稍退出寓言舞臺。傳記類寓言以傳事寄意為書寫方向,為明代寓言另一大宗。記體重回唐風,多著墨於敘事而略加議論。傳體分動物與人物二類,動物傳主較為創新,人物傳主則貼合明代重工商之時代背景加以創作。擬人傳體寓言形式回歸先秦傳統,內容卻獨出機杼、創造力十足,數量居歷代之冠。問對類作品數量不豐,然透過對話敷設成篇,充滿浪漫色彩。書體與序體寓言數量亦微,在文藝創作外,更具功能性。由此可知:論體、序體、答體、解體等寓言已在明代文壇中逐漸式微。 明代寓言題材雖分為人物、動物、植物與器物四類,然究其創作方式,據其形態與特徵加以發展故事,乃共通手段。人事題類材,明代作者針對其職業與特色加以發揮:歷史傳說取材古籍,時代雖有區隔,卻能符應當代氛圍。農圃漁樵工商醫巫等人,職業既異,其活動、智慧亦殊。對動物類題材,明人發揮創意,賦與對應之角色形象,使動物習性切合人類道德行為標準,或才高勢威、或狡猾多智。動物之生物性已為人性所取代,成為寓意之獨特載體。對植物與器物題材,類比其才德為明人創作之重要方向。整體而言,明代寓言之題材雖以動物寓言最多、人物次之、器物又次之而植物最少。 明人創作寓言散文有其用世精神與積極態度。或政治勸諭勉勵國君以天下國家為己任,為國祚發展提出具體方向與作法;或批判諷刺尸位素餐而魚肉百姓之無能官員。或社會勸諭期勉文人厚積其學而待時順起,民眾僅守分寸,勿因財利而狡詐害人。對作者而言,寓言彷彿治國良藥,其為國為民之努力,正藉一則則寓言佳作,展露於世人面前。

Topics: 寓言;明代寓言, [[classification]]29
Year: 2011
OAI identifier: oai:ir.lib.ntnu.edu.tw:309250000Q/84145
Download PDF:
Sorry, we are unable to provide the full text but you may find it at the following location(s):
  • http://ir.lib.ntnu.edu.tw/ir/h... (external link)
  • Suggested articles


    To submit an update or takedown request for this paper, please submit an Update/Correction/Removal Requ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