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thumbnail
Location of Repository

阿蓮區域社會空間結構的變遷

By [[author]]葉宛錡 and 葉宛錡

Abstract

[[abstract]]摘要 本文係從生產的角度切入,以聚落發展、土地利用及生產方式的變遷為背景,由社會基礎之底層結構-生產組織著手,透過生產內容、生產關係及互動方式等來了解社會空間如何建構,進一步再探討上層之民間宗教、婚姻二種社會關係的空間性,嘗試探究出阿蓮區域較完整的社會空間結構及三種社會空間之關聯,並了解在不同生產方式下,該區域社會空間結構的變遷。 阿蓮區域在荷據、明鄭時期已大致拓墾就緒,清乾隆中葉以後,聚落發展漸至穩定階段,由於其位丘陵、平原交接帶的交通地位,市街也因蘊而生。日治時更集結行政、商業機能成一地方中心,而吸引人口不斷進入。光復後,阿蓮市街持續發展,至民國60-70年代初期,由於天災與社會經濟結構的轉變使田寮人的移入達到高峰。此後,更在工業化與都市化影響下,阿蓮市街範圍更為擴張而工廠也設立漸多。而在聚落型態上,日治末時已具有高度集村化色彩,集村規模則大小不一,血緣度多在50%以上,有同姓聚居一隅的特色。 在土地利用方面,以農地利用為主,但隨灌溉技術的發達,傳統看天田型態已轉為雙期作田的經營方式,且在民國60年代以後耕地面積漸減,農地利用越趨粗放,工廠建地漸增。生產方式的改變上,至少包括年中土地利用上不足的勞力來源由互相換工轉為僱工方式取得為主;傳統人力、獸力的農耕具普遍由動力機器取代;水利灌溉設施的普及;生產內容由傳統的稻、蔗、甘藷轉為蔬菜、水果等園藝作物為主;生產的目的則由僅求能賴以維生自給或出售換取生活所需的現金轉為以追求利潤為要務;佃農、半自耕農為主的社會階層在土地改革後也幾全提升為自耕農。 由於生產方式的改變連帶使得生產組織的形式也發生轉變,特別是組織網絡空間規模、結構大小及結合關係的變遷尤其明顯。就行政功能性組織而言,基層水利組織網絡之空間規模由地方性擴展為區域性;結構也由小擴大;結合關係雖同為「水利地緣關係」,但地緣之空間範疇實已由傳統村落地緣擴及區域地緣。而農事小組社會空間規模則大致在村里的範圍內;結構則隨農會會員增加而擴大,社會網絡亦趨複雜;結合關係則為「村落地緣關係」。 就共同經營性組織而言,傳統的生產方式下,換工團是最普遍的生產組織,網絡空間規模多在同村落範疇之內;結構約在數人∼數十人之譜;結合關係不出聚居附近的親屬(血親、姻親)、鄰居、社內朋友;互動關係則主要是以勞力交換的互惠形式進行。 而在新生產方式下所形成的合作農場、合作社、產銷班等組織,其網絡空間規模有顯著向外擴張現象,不但可達數村里、鄉鎮,甚至擴及產品銷售地;結構上以合作社組織來看明顯較大;結合關係上可擴及同鄉、鄰近鄉鎮或同類生產內容;互動方式更加多元化,但多不以勞力交換為主,反而以資訊、技術交流為多。 綜言之,在傳統生產方式下,生產性組織是以具有地緣、親屬(血親、姻親)關係的人際網絡為主,網絡較小且單純、成員關係密切,所形塑之社會空間雖小但結構相當緊密、互動強度高;在新生產方式下,網絡較大且複雜、成員關係較疏,社會空間大為擴張,而結構緊密與否及互動強度雖視各組織性質而異,但往往很容易由於成員人數太多,社會背景差異較大,使互動強度因而降低。 在民間宗教信仰的社會空間上,本區主要可分為角頭、村落、區域性祭祀圈三種,角頭祭祀圈是村落中同姓的結合;村落祭祀圈為同庄或鄰近地緣關係的結合;區域祭祀圈則是地緣或信仰關係的結合。由於在傳統生產方式下,農民要維持生產活動有賴於村落內或鄰近村落中親戚友人的協助,而為鞏固此一生產性社會,確保生產活動得以順利進行,於是進一步透過宗教活動作為結合人群組織之媒介,因此若就村落(或角頭)祭祀圈的空間範圍來看,與早期傳統生產性社會空間大致相符,故其亦具有反映傳統生產方式下一個最基本生產性空間的社會意義。此外,由於祭典活動時間的安排往往與農業生產活動的農閒時節相配合,使生產與生活上宗教活動得以結合,所以早期的祭祀圈結構相當緊密,祭祀活動更是社區大事。 然而隨著生產方式的變遷,僱工取代換工成為主要獲取勞力的形式,加之農業技術的進步及市場導向的影響,使土地年中利用方式沒有一定規則可循,於是在新生產方式下,生產性組織係透過市場機制來整合人群,亦無需透過祭祀活動來鞏固生產關係的必要,因此生產與生活上的民間宗教信仰活動亦逐漸分離,而無密切關係存在。整體而言,在聚落發展、社經結構變遷與生產方式改變的影響下,雖至目前為止,本區民間宗教信仰的空間結構形式似乎尚未有大規模重組的現象,但其實質的內涵與意義則已不若以往。 通婚圈方面,自民國30年代至今日益擴大。早期近距離通婚佔大部分,此除受早期交通因素限制外,亦係由於在傳統生產方式下,生產活動的進行有賴於在地緣、親屬關係基礎上所形構出來的人際網絡,並以祭祀活動與婚姻關係的建立為媒介來鞏固此傳統生產性社會組織,因此,通婚圈與生產性社會空間及祭祀圈之間的關係較為密切。民國60年代以後,通婚範圍逐漸轉趨以遠距離通婚為主,同村或同區域之近距離通婚則大為減少,此現象除係交通工具進步所致外,亦受生產方式的改變所影響,由於傳統生產性組織的解體,使得原同一「生活共同體」內之居民關係不似以往那般緊密與互賴,而新的生產方式也造成生產與生活的分離。此外,由於新生產性組織社會空間的更張,使人際網絡亦逐漸擴大化、複雜化,又在其他社會、經濟等因素的影響下,遠距離通婚情形也跟著大為增加,而通婚圈與祭祀圈彼此之關係則日趨薄弱不顯。

Topics: 阿蓮, 空間結構, 社會空間, 祭祀圈, 通婚圈, 生產方式, 生產組織, [[classification]]32
Year: 2010
OAI identifier: oai:ir.lib.ntnu.edu.tw:309250000Q/4902
Download PDF:
Sorry, we are unable to provide the full text but you may find it at the following location(s):
  • http://ir.lib.ntnu.edu.tw/ir/h... (external link)
  • Suggested articles


    To submit an update or takedown request for this paper, please submit an Update/Correction/Removal Request.